About

[花蓮縣優質民宿] 吳巧妍(cloris)遭警務系統精神(心理)控制(腦控、洗腦),1983年生,福建省福州市倉山區洪山...

吳巧妍(cloris)遭警務系統精神(心理)控制(腦控、洗腦),1983年生,福建省福州市倉山...
鄭旭晃 2012年12月3日 13:51
吳巧妍(cloris)遭警務系統精神(心理)控制(腦控、洗腦),1983年生,福建省福州市倉山區洪山鎮。2008年10月福建福州職員時開始受害至今,她父親疑因受害突然去世,她博客留遺書後失去聯繫。

在辦公室忽然聽到我身後的同事在說:"這個女人,還敢來上班,不知羞恥!"接下來幾天,我時不時的聽到有同事在議論我,說難聽的話甚至討論我的下體,轉過頭我卻發現他們沒有像我預想的湊成一堆在說話。
有天晚上,聽到有陌生人的聲音在說"恩,表現的不錯...""可以進行下一步實驗.."等等。他們可以監視到我的任何思想和行為。聽到的聲音從我的同事開始,有周圍的各種人的聲音,他們還模仿我母親對我破口大罵。
我從那以後沒有睡過一次好覺,整個人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。他們卻越發大聲,說我"終於發現自己是多麼賤了","終於還是來酒吧"。"我要是像你這樣,早就去自殺了!還活得這麼賴!"——他們模仿我爸爸的聲音在我腦子裡說。然後是我媽媽很無奈地說"我們養了一個殘廢的孩子"。我當時就被他們一句一句地逼到了想自殺的地步。我買了一把削鉛筆的小刀,我瘋狂地往手上割,他們還在我腦子裡說"死了算了死了算了"。我至今沒有告訴我家人這一件事
我發現還有很多和我一樣被他們殘忍的控制的人。到現在他們還在不斷地折磨我。走在路上教唆我去撞車。
2009年11月2日,我在福州網上報案,回复說讓我去找當地公安局。去講述了一半,值班的警察告訴我,這不在他們的管轄範圍內,並打發我走。他們經常遇到像我這樣的被腦控者投訴。我忽然恍然大悟,是官官相互啊。
我真的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能堅持多久,到底要如何生活下去!我希望再也不要有像我一樣的受害人出現了!

查看 Facebook 上的貼文 · 編輯電郵通知設定 · 回覆此電子郵件發表回應。